sunbet官网138

  • <noscript id="rkQfz"></noscript>

    <source id="rkQfz"><noframes id="rkQfz"><noframes id="rkQfz">

    <i id="rkQfz"><ins id="rkQfz"></ins><noframes id="rkQfz"><strike id="rkQfz"><output id="rkQfz"></output></strike>

    <datalist id="rkQfz"></datalist>

  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>書摘書評>返回上一級

        封麵題字有故事

        時間:2019-02-20 作者:苑嗣文 來源:sunbet官网138
        sunbet官网138內容圖片展示
          《名老中醫之路》(第一、二、三輯)經過了兩次改版,但封麵題字始終未變。那六個字蒼勁有力、瀟灑飄逸,給人以美的享受。本書於1981年出版,當時是三卷本,中間間隔數年,市麵上早已無書可售。2005年,我社將其三卷本合為一卷出版,依然受到廣大讀者追捧和喜愛,中醫界人士對其讚不絕口。尤其在當當網、京東網等各大圖書網店的中醫類圖書中,多年來一直穩居排行榜的前十名,好評近萬個。正因為如此,導致京城幾家醫學出版機構對該書虎視眈眈,準備挖牆角。我們得知該消息後,考慮到上次簽訂的十年出版合同到期,決定將此書重新改為三卷本出版,這樣便於攜帶、閱讀。為此,我拜訪了該書的主編、山東省名老中醫、原山東中醫學院黨委書記、原衛生廳副廳長張奇文教授。張老先生年逾八旬,依然工作在臨床一線,在與他聊天時,無意中了解到《名老中醫之路》的封麵題字故事。
          以前經常翻閱該書,雖對其封麵題字十分欣賞,但並沒有關心書名是何人所題。封麵題字出自於我國著名的女書法家蕭瓊先生之手。蕭瓊(1916—2001年)又名重華,生於北平,係著名中醫兼書法家蕭龍友之女,著名畫家蔣兆和之妻。蕭瓊自幼誠篤聰慧,十歲隨邵逸軒學習繪畫,1937年畢業於國立北平藝專國畫係,同時師從齊白石、溥心畬、王雪濤,並為溥氏入室弟子。中年之後,致力於書法,四體俱能,尤以行草傳世。楷學鍾繇,剛柔兼備,點畫之間,多有異趣;隸取《曹全》《張遷》筆致,舒展峻拔,飄逸灑脫;行草初宗“二王”,後得米南宮風神,擴以黃山穀骨骼,嚐謂:“學書十餘年,妙理無所得。一朝仿行草,帖展米芾跡,忽然徹悟。”所書用筆俊邁,結體緊斂,點畫峻厚,蒼勁秀美,摻以畫法,遂自成一家。曾任第一、二屆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。
          蕭瓊的父親蕭龍友(1870—1960年)位居北京近代四大名醫之首(餘為施今墨、孔伯華、汪逢春),四川省三台縣人,27歲時考中丁酉科拔貢,入北京充任八旗教習,後被分發山東,先後任淄川、濟陽兩縣知縣。1914年奉調入京,曆任財政、農商兩部秘書及府院參事等職,並由執政府內務部聘為顧問。從官之餘行醫治病,頗受患者歡迎。可以說,蕭龍友是自學成才、對中醫悟性很高的人。1928年,蕭龍友棄政懸壺,以寓所為診室,專心從事醫療工作。解放後,任中國中醫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委員、名譽院長、顧問。
          蕭瓊的夫君蔣兆和(1904—1986年)更是大名鼎鼎,被稱為20世紀中國現代水墨人物畫的一代宗師,中國現代畫壇獨領風騷的藝術巨匠。蔣兆和學貫中西,代表作《流民圖》,氣勢恢宏、悲壯,傾泄著對戰爭的憤怒,表達了對正義與和平的呼喚,為現代中國水墨人物畫在世界藝壇上確立了光榮的地位。
          張奇文老師如何能請到蕭瓊先生題寫書名呢?牽線人是王伯嶽教授。王伯嶽教授,四川人,著名中醫兒科專家,中華中醫藥學會兒科分會創始人,首任主委。1955年中國中醫研究院成立,征調全國名醫晉京,王伯嶽教授調入中醫研究院西苑醫院兒科工作,與蕭龍友是同鄉、同事、同道,私交甚好。張奇文老師一直從事中醫兒科,在兒科學會中與王伯嶽交情很深。所以王伯嶽教授才推薦由著名書法家蕭瓊先生給題寫書名。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一個春天,張奇文教授去北京開學術會,在王伯嶽教授的引薦下,去拜訪蕭瓊先生。得知先生伉儷素喜抽煙,便帶了兩條中華煙作為見麵禮。恰好蕭蔣二位先生都在家,兩人邊聊天邊抽煙。蕭瓊先生很是熱情好客,聽說來意,便精心題寫了幾幅字,共選用。這就是現在《名老中醫之路》一直沿用三十餘年的封麵題字。
          《名老中醫之路》(一、二、三輯)收錄的名醫多為清末民初生人,有自學成才者,有師承成才者,有畢業於中醫院校科班成才者,但是他們皆能懷揣真功夫,自立門戶、濟世救人,堅守著傳統中醫的思路,保持著傳統中醫的原汁原味,成為守護人民健康的一方名醫。他們的成才之路、治學經驗無疑對當代中醫學子們領悟中醫具有很大的啟迪作用。內涵金玉良言,封麵大家題字,二者相得益彰,使本書成為經典之作,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中醫學子,對中醫藥學術繼承及中醫藥事業的發展起到了不可磨滅的作用,堪稱泛舟學海的燈塔,攀爬書山的路標!